155b30454c74fc-永咒樹10_jpg.jpg 
  「現世人?」
「就是我並沒有轉世。此地不是說話之處,大家先跟我來。」那年輕人帶著考古隊在樹林裡的小路繞了一圈,轉到旅舍的後面,開了後門帶眾人進入旅舍。年輕人示意大家輕聲,領著大家進入一間沒有窗戶的房間。

「你們先在著這裡歇著,我去弄些食物來給你們。」
說完,大家一肚子疑問尚來不及發問,那年輕人已經帶上房門走了出去。
房間裡的人面面相覷,沒人知道到底是何回事。


柳風:「這個人沒問題嗎?被羽田安彥騙過後,每個年輕人都很可疑,會不會我們又被騙了?」
江燁:「應該不至於吧,如果要害我們何必如此大費周章。何況他還說他是現世人。」
菊池:「反正再差也比在野外擔心受怕好。」
正說著,房門再被打開,陸續走進了四個年輕的男性。
「啊!」一聲,淑娜立刻躲在程雲的背後。
只見那四人,除了剛剛的年輕人外,三個是不曾見過的陌生年輕人。
他們手上各自拿著托盤,上面有水和飯糰。

「請先用餐吧,你們應該也餓了。」
遲疑一下,大家也實在是又飢又渴,就不客氣的吃喝起來。
江燁試探的問著:「亞娘老闆娘呢?」
「她在大廳守著,等失魂人走了後她就會過來。」
江燁:「能不能說說是怎麼回事,難不成你們都是現世人?村裡的人不是全部都是轉世來的,為何還有什麼現世人?」
那年輕人露出吃驚的表情:「你們已經知道島上轉世的秘密了!我是赤松海平。不是每個嬰兒都能夠轉世成功,如果現世的精神力贏過外來的魂體就沒辦法被轉世,轉世不成的嬰兒長大就是現世人。」
「為何你們幾個現世人都會在這裡?」
「我們現世人在這島上是下等人,平時要在村裡勞役,服務再世人。因為現在是「親無月」,我們不可以待在村裡,祭典這段時間只能待在旅舍這邊。」
淑娜:「那也有女性的現世人嗎?」
赤松:「也是有的,女性的現世人少數可以成為巫女,其他的平時也是要服勞役,只是「親無月」時,她們還必須待在村裡,一起服侍再世人。」說到最後,語氣竟有一些忿忿不悅。
淑娜:「實在有些迷糊,一直都在說親無月,到底什麼是親無月?」
「親無月就是在祭典這個月,這個島上沒有所謂的親屬倫理的關係。」亞娘出現在門口,正好補上這一句。
「這越說就越迷糊了,亞娘老闆娘,不,『波多』桑,你可不可以說清楚一點。」想起之前被亞娘吃豆腐的事,淑娜狠很的瞪了亞娘一眼。
亞娘愣了一下,隨即笑道:「妳都知道我的身份了,那更好,省了將來還要費一番口舌解釋。」
亞娘接著說:「在這島上,經過了幾代的輪迴後,倫理關係和親屬血緣就完全混亂了。譬如說以前是夫妻,下一代可能是父女或是姊弟,再來也可能是朋友的妻子或和別人成為了夫妻。因為大家都還擁有前幾代的記憶,所以就很難去弄清楚彼此的關係。為了不要引起無謂的爭端,於是就建立了『親無月』。平時大家還是照著目前的關係像一般人一樣的生活著,只有在親無月這段期間,大家就拋開一切倫理和親情的束縛,隨性去找喜歡的人。其實轉世之後,大家也漸漸認為肉體只是個魂體的容器,所以也就能夠接受親無月的想法,更何況為了能生下更多的魂體容器,在這個月就更無禁忌的去作男女之事。」
赤松忿忿的說:「身為現世人我是可以理解這種倫理錯亂的想法,但是我們現世人的女子除了巫女外,在親無月也要去性服侍,就令人很難接受了。」

赤松說完,其他幾個現世人也發出不滿的罵語。
一時氣氛有些僵硬,柳風打破沈默:「老闆娘,妳不去親無月嗎?」
亞娘嘆了口氣,幽幽的說:「我現在這般模樣,以前的妻子、情人根本不願理我,倒是有幾個男的想要來跟我燕好,我現在雖是女兒身,但我可還是堂堂的男子漢,這種事如何做的下去。」

這話倒引起一陣笑聲,亞娘囑咐現世人收拾好東西先行離去。
江燁:「你這樣幫我們,不怕被村民發現引來報復,何況你這裡還有這幾個現世人,他們可靠嗎?」
亞娘:「現世人一直被壓榨,他們早就很不滿村裡的一些作為。而我被排擠在此,我和他們一樣,想要改變這個村裡的現況,也許您們的出現是個契機,所以我和現世人都會幫你們的。」
亞娘望了大家一眼,跟著說:「我這裡也不是很安全的地方,他們遲早還是會找來這裡,你們有何打算?」
「我們想要去男山。」
亞娘點點頭:「男山是個很好選擇,跟我的想法一樣。不過去男山就得搭船,
漁船的鑰匙現在都被收在村裡,而且一發動漁船反而就會暴露行蹤。我倒是可以找到那種一人掌舵,四人分兩邊划槳的小船。可是你們有六個人,恐怕得留下一個人。」
房間裡的人互相對看,最後大家都看著淑娜。
淑娜大聲的說:「我才不要留下,我也不想跟『他』在一起。」
亞娘:「此去男山凶吉未定,女孩子本來就不適合。
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妳,不會讓妳受到傷害。而我,妳放心,縱使有心,也做不出什麼事來的。」

江燁:「我也覺得這樣安排是比較好的。我相信老闆娘會保護妳的。」
江燁轉頭問亞娘:「我們在祖墳遇過長岡,聽長岡說男山都是垂直的懸崕,無法攀登,你有何想法?」
亞娘:「 男山只有羽田政二去過,但是我倒知道羽田政二是看了古廟的竹簡才找到入口的。而當年埋在古廟的竹簡是我發現的,竹簡內容很簡單,就只有『金木水火』這四個字。」
柳風:「這是什麼意思,根本不知道在說什麼。」
亞娘:「我找到竹簡就交給羽田政二,但羽田政二卻要我先不要透露出去。我當時也是認為這是沒有用的東西,但是
羽田卻說:『東西有沒有用是看怎麼用,和用在什麼時候。』果然兩年後,族裡開始出現反對的異聲時,羽田就公布找到了竹簡,讓族人的注意力轉移到竹簡上面。 不過羽田政二倒也真的就去找到男山的入口。」
江燁:「所以『金木水火』有可能是男山入口的密語了。金木水火缺個土這是很容易猜的謎語,欠土,所以應該是個「坎」字。如果竹簡是徐福留下來的話,以他的背景和思維,應該會與五行八卦有關。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男山的海上正是北方,但是光只有這樣,還是沒辦法道出其中的秘密,菊池教授您的看法呢?」
菊池:「這五行八卦我就不在行,我看只有到現場才可能知道所指為何。」

「何時出發?」
亞娘:「如果要走,越早越好,今夜是最適合的。」


赤松帶著五人,背著乾糧和飲水前往海邊小船。
剛走出海邊的松林,卻看到一個人朝著眾人緩緩走來。
「失魂人!」赤松叫了一聲。

赤松帶大家快速走到藏著小船的地方,催著眾人趕緊上船,但轉眼間失魂人已經走到眼前。
程雲拿起手上的木槳對著失魂人身上打去,只聽的砰的一大聲,但那失魂人身體只晃動了一下,繼續向前雙手抓住程雲身體,程雲用力想要板開,卻完全扳不動。 
失魂人雙手往上掐住程雲脖子,失魂人力氣很大,柳風和江燁在旁用力用力拉也拉不開,赤松拾起地上的大樹枝,用力敲向失魂人的頭,但失魂人卻也紋風不動,眼看程雲臉色由紅轉紫,兩手不停的在空中掙扎。
菊池向八代使了個眼色,八代伸手在失魂人頸部揮了一下,失魂人就立刻鬆手倒地,再也不動。

仔細一看,倒在地上的失魂人後頸插了一根黑色的粗鐵針。
柳風驚魂未定:「你殺了他?」
八代淡淡的說:「情況緊急,這也是不得已。沿
天柱穴往上就是延髓,插上鐵針可以立即抑制他的呼吸和心跳。他已是個活死人了,讓他解脫也算是件好事。」
只見一團白色光球從失魂人額頭浮出,化成一隻光亮的白鳥,飛向暗夜寬廣的天空。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野犬的春夢

野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橙光
  • 親無月,讓我聯想到水無月、神無月 XD
  • 橙光利害,不愧是日本通。其實親無月是從神無月去聯想的。

    野犬 於 2016/07/29 16: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