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7efd850eac8-永咒樹02-2_jpg.jpg

 江燁在考古界裡打滾了幾十年,這個小圈子裡的生存法則就是「先者為王」。不管你曾經投入多少時間和精力,只有最後搶先一步的人,才可以獨領風騷,全盤盡收。所以每個考古人都會想盡辦法去擷取同行的資料,自家的資料是絕對是守的緊緊的,不分不捨。但眼前這個日本人,三番兩次不斷釋出了許多考古家絕對不會輕易透露的獨家資料,江燁心中越加警惕,不禁起了更大的疑心:

「菊池教授您手上有了這麼多資料,這可是考古人夢寐以求的機會,您大可以自己去發表和獨佔這個千年的歷史大發現,為什麼要把這麼有價值的秘密告訴我?」
這日本老人嘴角上揚含蓄的笑了一下:
「因為江教授您在這方面的研究非常有成就,我覺得去考察的過程也需要您的專才,這樣才不會遺漏了一些重要的發現。當然我之所以會很樂意和您共同分享這些發現,不瞞您說,將來如果要發表論文,也是想借重江教授在國際上的學術地位,提高這論文的份量。」
「所以就是要我背書了。」江燁漸漸理清了一些事情的眉目。
「我們日本人是不會這樣說的。我們認為好的東西要找對的人來做,才不會弄壞了一件好事。另一個現實問題,如果我跟江教授一起組成國際考古隊去考察,我在日本文部科學省申請的研究經費就可以很容易申請下來。」
江燁不禁有些得意的笑了,沒想到自己這點名氣居然在日本也管用。

*********************************************************************
羽田島是個很小的火山島,要到羽田島要先搭大型交通船到附近的玄石大島,再轉搭小船接駁至羽田島。
八月初,玄石島上陽光刺眼,陣陣海風不斷吹拂,倒讓人不會有悶熱出汗的感覺。菊池和江燁帶著學生先至玄石大島的公所辦理羽田島入島登記。因為羽田島上只有一個簡單的公所辦事處,公所的事務是要跟玄石島一起管理的,所以要在玄石島先辦好一切手續。
玄石島公所的辦事員石田是個很熱情的中年人,厚重的關西口音讓深諳日文的江燁聽的有一點吃力,還好菊池在旁邊會適時的加以補充說明。
石田一聽有人要去羽田島,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
「這羽田島有三百多個居民,平常很少有外來客,只有偶而漁船會靠岸補充水分和食物。平時每週從玄石島會有一次定期來回船班,其他時候有需要時,就用魚船來接駁。羽田島上沒有旅館,只有一家簡單的民宿。你們一下船,可以先去港口旁邊的公所辦事處找川下職員,他會帶你們去民宿。民宿的老闆娘可是個大美人呦。」石田一說到民宿的老闆娘就瞇著眼有些曖昧的笑了笑,接著又繼續說著:
「這個島平時對外地的人很友善,只有每年八月盂蘭盆節開始,島上會連續舉行一個月的祭典,那時就不歡迎任何外地人和漁船進入。你知道我們公所的川下在羽田島也住了快十年了,還娶了島上的女人。可是每年進行祭典時,就連川下也不可以留在島上。」
「你們有沒有人看過羽田島的祭典,祭典的內容是什麼?」這麼神秘封閉的祭典,倒引起江燁的興趣。
「這個真的不知道,我問過羽田島的人,但外人一提到祭典,他們就變臉不高興,所以久了大家就不太去提起祭典的事。」
菊池和江燁替考古隊填好了登記。這個中國和日本組成的國際考古隊,除了兩位教授,有日本學生八代榮一、大陸學生柳風、程雲和來大陸進修的台灣學生陳淑娜。江燁特地在他的研究生裡,找了這三位日語能力很好的學生一起同行,這樣要研究及訪問當地人也較為方便。
「你們來的時間正好,今天下午往羽田島的船班就要開了。不過回來的時候,還要來公所這邊登記一下,每一年總有幾個年輕人去了羽田島都沒有回來登記,這樣我們會有一點困擾。」
 
往羽田島的船是十幾人座的小交通船,船艙裡除了考古隊的六人外,就只有一位男船務員和另外一個乘客。戴著深色墨鏡的年輕的女性乘客,一上船就靜靜的立在觀景窗看著船頭乘風破浪濺起的大浪。隨著教授到異地來考察的陳淑娜仍然處於新奇亢奮的狀態。在船艙四處走走看看後,就過去用日文寒暄:
「妳是羽田島的居民?」
那長髮的女乘客轉頭望了一下淑娜,沒有回答,又回頭看著前方的浪花。倒是年輕的船務員今井走了過來:
「你們是第一次來羽田島?」
「是啊,我們教授這次要到島上做歷史考察。」
「歷史考察?羽田島只是個小火山島,自古以來都是捕魚為生,島上只有一個神社並沒有古蹟,還不曾聽說過有人來做考察的。」
這時海上突然冒出很多的霧氣,交通船一下子被籠罩在很濃厚的海霧中。
「羽田島周圍終年都是濃霧,但是不用擔心,等一下就好了。」船務員似乎早就知道會遇上這種看不到遠方的濃霧。
交通船在濃密的霧中摸索航行,彷彿被一道無形的巨網重重的罩住,整個船艙除了自身馬達的聲音,竟安靜的透不進其他的聲音。正當大家被眼前景象弄得面面相觑,交通船通過了兩個靠的很近的小島,在霧中隱約可以看到兩個小島上各有一座高高疊起的石堆,石堆上繫著粗粗的草繩在海風中飄盪著。奇怪的是,船一通過石堆,前方霧氣就很快消失殆盡,海面轉成寬廣平靜的美麗蔚藍。
今井有些得意的說: 
「你們第一次來一定會覺得這個變化很怪異。這裡的海象有一點特別,我們當地人自古稱羽田島叫霧迷島,因為這個島雖然知道它在那裡,但是如果不經過這道黃泉門,在這種濃霧裡,連雷達都是怪怪的,是很難找到羽田島的。」
正說著,眼前出現一座島形,船越靠近,兩座自海面突起一高一低的山峰就越明顯,看起來好似浮在海中的一對駱駝雙峰。

1557eff8980662-2-2_png.png
交通船開進兩個山峰中間的一個小碼頭,裡面泊著7-8艘漁船。
這是一個典型的小漁港,簡單乾淨,吹拂過來的海風涼爽而沒有魚腥味。
「這船班一星期一班,下星期是祭典前的最後船班,你們一定要來搭船喔!我們下星期再見了。」船務員今井把考古隊送上碼頭。
江燁突然轉頭問到:「為什麼剛剛那地方叫做黃泉門?」
今井愣了一下,抓抓頭:「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從小就聽長輩這麼叫了。」
有一個個子矮小頭頂微禿的中年男子站在碼頭邊等著,看到考古隊下船就哈著腰迎了上來,
「我是川下,石田前輩有打電話來要我小心款待諸位教授。民宿那邊我已經聯絡好了。」
小漁港依山而建,腹地不大,港邊只有幾間類似倉庫的建築。一條柏油路沿著後面兩山中間的山坡往上延伸,要下塌的民宿就在馬路上唯一的棟房子,一棟看起來很有年歲的日式老房子。
那日式房子兩側用竹籬笆圍出一條泥土走道,竹籬笆裡種著一叢叢翠綠茂盛的矮竹。幾棵鬱鬱蔥蔥的大樹聳立在院子,遮住了大部分的陽光,讓整個空氣清涼而帶著濕意。黑瓦、斑駁的木板板塀、格子木窗,一棟江戶時代的日式老屋,靜靜的立在濕冷的泥土地上,整個時空彷若回到數百年前。
當考古隊停下腳步還在調適眼前這種時空的差異,一道清亮的女聲在沈靜的空氣中響起:
「歡迎光臨!」
老屋門口的布簾掀起,一道粉紅色的身影伴隨著笑聲從內迎出。程雲是考古隊裡身材最高的,但程雲也同所有在場的人一樣,需要稍稍仰頭才能看清楚眼前這身材高大,穿著粉紅蝶紋浴衣,髮髻上繫著鮮紅髮帶,手裡拿著摺扇的美艷女子。
這女子身材勻稱,面孔姣好,一面笑還一面嬌羞的用摺扇遮掩著口唇,散發著無限的嬌媚。但高出眾人許多的身材,整個畫面卻也讓人有些怪異格格不入的感覺。
「這是民宿的老闆娘:亞娘桑。」川下介紹著。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野犬的春夢

野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蔡頭伯
  • 很精采的小說~感謝分享~
    來問候好友~晚安~
  • 謝謝您,希望後續的劇情能讓您更喜歡。
    晚安!

    野犬 於 2016/07/02 21:55 回覆

  • 費甌娜の綺麗世界
  • 早安~會寫小說不簡單^^~多謝分享喔..
  • 寫小說跟您寫遊記差不太多,描述場景之外,加入一些人物就架構起來了,當然多添一些想像力來吸引讀著。寫小說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把您不喜歡的人物,寫入小說,然後在小說裡痛毆一頓。

    野犬 於 2016/07/03 09:17 回覆

  • 兔子小姐yinyin
  • 好精彩的內容,週末假期愉快^^
  • 謝謝兔子,歡迎入座繼續閱讀,週末愉快。

    野犬 於 2016/07/03 15:40 回覆

  • 琥珀
  • 琥珀暈船了.....>"<
  • 還好上陸了,不然少了琥珀讀者,損失就大了。

    野犬 於 2016/07/03 23:38 回覆

  • 悄悄話
  • 橙光
  • 不讓外人窺探的祭典、黃泉門、異常高大的美女-----
    我的腦中已開始自行編幻想--------
  • 感謝橙光這麼有耐心,從第一集開始追起。橙光可以把日本旅遊的見聞編入想像,如果故事發展不太一樣,還可以寫個別傳來。

    野犬 於 2016/07/25 23: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