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d5b56e5ef1b-16-2_png.png
江燁:「菊池教授,世上不會只有這個神農鼎,不要太勉強了,留得命在,總是會有辦法的。」
菊池仍然不肯放棄,抱著銅鼎費力的往洞口移動。
但是還沒等到菊池走過,熾熱的橘紅岩漿已開始自冒過蒸氣的熔岩井地洞湧出,一下子滾熱的岩漿就遮斷了中間的通路。
「教授,已經來不及了,快走吧,很快整個山洞就會都是熔岩漿了。」程雲緊張的催促著江燁。
江燁回頭,只見菊池呆呆的望著佈滿了通路的岩漿,手裡仍緊緊的抱著銅鼎。
不過也沒時間讓江燁多想,熱氣逼人的熔岩,緩慢卻很有壓迫性逐漸的逼迫著大家迅速的逃離熔岩山洞。
走出山洞,八代臉色越發蒼白,呼吸急促,狀況越來越糟。程雲背起八代,大家迅速的往海邊移動。突然整個地面一陣劇烈的震動,接著一聲巨響,
含著大量火山灰的花椰菜狀噴發雲柱,高高的噴上天空,遮蔽了整個天際,整個男山的山頂已經被炸飛缺了一角。
「火山爆發了!」
岩塊和落灰四處掉落,岩漿和火山灰泥流也自山上開始流了下來。男山並不大,岩漿很快就流到了山腳下。

155d55122a4109-16-1_png.png
江燁等人一面躲避著天空掉下來的岩塊,一面快速的到達海邊。海岸邊並沒有看到羽田安彥的蹤影,原來綁在岩礁上的木船果然已經不在。看著越來越近的岩漿,只好攀著海邊的大岩塊慢慢往海中的礁岩躲去。只是背著八代,爬到最外面的礁岩大家已經是累的氣喘吁吁。
熔岩漿不斷的湧近,有一些岩漿流入海水,嗤嗤和轟隆的巨響,激起了大片炙熱的蒸氣瀰漫著整個海面。
熱氣一直逐漸逼近,正當大家有一些絕望不知所措時,水氣之中,隱約出現了一艘船影。
一位巫女站在船頭揮舞著雙手,「教授,趕快上船吧。」喊話的巫女竟是淑娜。
大家陸續攀上了魚船,將八代安置在船艙裡,船艙裡還有另兩個巫女,一個就是大家最初遇在山洞見到的那個巫女。
「這是我姐姐!赤松采女。」赤松從漁船的駕駛艙探出頭來介紹。
「你們怎麼會開船來接我們?」

淑娜簡單的說明了扮成巫女和亞娘混進了村落的過程,後來亞娘她在村裡找到了漁船的鑰匙。
「正好火山爆發,村裡一陣混亂,亞娘老闆娘就要我們開船來找你們  。」             
「亞娘老闆娘呢?他怎麼沒有一起來?」
「她讓我們上船,自己獨自擋住後面追來的村民。他真的很英勇,一個人守在碼頭,十幾個村民都敵不過她。」

程雲:「村民不會開船來追我們?」
赤松:「村民應該不會馬上追來,鑰匙都被亞娘藏起來,他們還得花一段時間去找。而且火山爆發,村裡的人太概也沒有空來管我們了。」

江燁:「你們過來時,有看到羽田安彥的船嗎?」

淑娜:「海上霧氣很大,並沒有看到其他的船影。在村里也沒看到他。」

江燁:「現在也管不了他了,那我們要不要回頭去接其他的人?」
淑娜:「亞娘老闆娘他要我們趕快離開。他說他們是再世人,如果千歲樹被火山毀了,他們離開這個島也是沒用的。」
正說著,再度傳來爆炸聲,這次噴出火山雲的卻是女島,一道噴發雲自女島中間噴起,接著又一道巨響,噴起更高的火山雲,整個女島像是被炸開一樣開了一個大洞。
緊接著海面上捲起巨大漩渦,大量的海水灌入被炸開的島體,兩個島竟開始往下沈沒。

「他們也走不了,千歲樹沒走,靈體也走不了。我們快一點離開,免得被捲進漩渦裡了。」
 赤松駕著漁船往外開去。

155d5b56e5ef1b-16-2_png.png
回頭看著那兩座島逐漸沈入湛藍的海中,突然空中響起一陣陣尖銳刺耳的叫聲,海面上冒起陣陣波浪,只見數百道帶著煙霧的白光自海島沈沒處衝出水面,在被火山灰遮蔽的陰暗空中,仿若點亮了數百道的光柱。

白光在空中停留一下,就沿著海面直直的往漁船飛來。一路在海上掀起大片風浪還挾著淒癘叫聲,實在是驚人而恐怖。
 柳風在船尾看著這種景象,不覺心中發麻。眼看那群白光迷霧越飛越快越來越近,感覺若是給它追上,一定會有什麼壞事發生,不由的大叫:「開快一點!開快一點!」
赤松采女聽到柳風大叫,從船艙出來,看到迎面追來的迷霧,不覺臉色大變,也大叫:
「趕快走!這些都是千歲樹上的魂體,現在這些魂體沒了依靠四處要找宿主,若給它們追上,我們的身軀就會被它們佔據了。」
 赤松把船檔加到最高,馬達聲在海上發出刺耳的怒吼,漁船快速的在海面上疾衝,但是迷霧的速度還是比船速快很多。海上的迷霧越來越近,比較靠近的迷霧竟然可以看出若隱若現的人頭和形體,而且這些迷霧還直直的伸出雙手,眼看就要觸碰到了船體。
突然
這些迷霧好像撞上一片巨大而無形的氣牆,全部被擠成一堆而無法前進。 
原來漁船正好通過黃泉口,只看那些迷霧被檔在一面無形的巨大玻璃前,在空中現出一個個猙獰的人面,不斷的發出尖銳的聲音,但卻無法越過黃泉口設立的結界。

船再往前開了一陣,黃泉口外的海上的霧氣慢慢瀰漫上來,已經感覺不到魂體的叫聲,大家才各自吐了一口氣,全身無力而鬆懈下來。

江燁:「那這些靈體要怎麼辦?會消失在海中還是永遠在那裡徘徊,等待機會?」
 采女:「應該會停留在那個空間,等待無意中闖入的肉體。」

漁船平穩的往玄石島開去,火山爆發後的火山塵,讓整個海面反映著一片血紅。
 大家鬆了口氣,回頭卻看到躺在船艙地上的八代一動也不動。
江燁心中一驚,難道真的已經來不及了,急忙探身去看。
只見八代臉色蒼白,雖然昏睡,但是呼吸平穩。原本一直出血的腹部,卻已經不再冒血。
江燁打開八代的衣服,只見腹部傷口突出一塊紅色硬塊,放射狀的紅色血絲以硬塊為中心佈滿了整個腹部。
江燁:「怎麼會這樣?」
柳風嚅嚅說道:「那時不是沒有辦法止血,正好地上掉了一些千歲籽,我就塞了一顆千歲籽在傷口裡,反正試試總比看著他死去的好。」
淑娜:「看起來還真被你矇到了,只是八代他會不會變成怪物?」
江燁若有所思,嘆口氣說:「活下來才是重要。」
江燁起身走到船尾,拿起身上的手機,通訊已經恢復成滿格。江燁撥打了一通電話,接通電話的是個外國人,江燁用英文說著:
艾倫教授,之前您請我鑑定大英博物館裡一個中國商朝的銅鼎,前些日子我已經收到您寄過來的照片了,我認為這個銅鼎年代可能更早一些。我最近行程有空了,我安排一下,下個月我可以飛去英國跟你會合…。」
江燁一面打著電話一面下意識的伸手摸著口袋,一顆血紅色的千歲血珠還靜靜安安穩穩的躺在口袋裡。 
(第一部永咒樹-火山島篇全文結束。第二部待續... )
  
後記:
八代半夜被人叫醒,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被窩裡有人在跟他說話。掀開被子,肚子上有一顆紅色的小人頭,竟是火山洞裡秦朝的人頭。「你用被子蓋著我,我快悶到沒氣了。」

「你、你、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的肚子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野犬的春夢

野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Rosa
  • 您的第二部已經上路了吧?期待呦~
  • 第二部已經開始著手,但可能還要消化一些東西,稍等等了。

    野犬 於 2016/08/25 21:33 回覆

  • 琥珀
  • 還有第二部?
    希望第二部不會像第一部這麼恐怖....>"<
  • 還有一些主角沒有下落,應該會有第二部,不過等天冷心靜再來慢寫,第二部在文明的英國開始,應該是懸疑勝恐怖了。

    野犬 於 2016/09/08 15:06 回覆

  • 橙光
  • 來了幾次才看完 ^^"
    的確有些角色還沒交代
    期待第二部在英國展開 ^^
  • 看來我要加把勁了,謝謝!

    野犬 於 2016/09/22 15: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