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c239e757f9d-永咒樹13_jpg.jpg 
 大家被這突來的聲音嚇了一跳,低頭查看聲音的來源。
柳風大叫:「唉啊,這裡有個頭。」
雖然已經有類似的經驗,還是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
只見那千歲樹藤並非真的自古鼎長出,而是長自古鼎上的一個頭顱,只因為那頭顱臉色赤紅和樹藤融成一體,一時之間沒有去注意到這籃球大的古鼎上面還立著一個頭顱。

江燁腦筋急轉,竟然用閩南語對柳風說道:「安靜,不要吵!」
「爾等是中原人士?」那頭顱聽到江燁說的閩南話,又出口問道。

這問話有些怪異,江燁愣了一下,隨即想通這頭顱可能有年代和時間的脫節,脫口答道:「我等來自中原,關中地區。」
那頭顱聽了,竟流下血紅的眼淚:「兩千年,兩千年,終於看到故國之人。」
接著用顫抖的聲音問道:「中原皇朝今日是何朝?秦皇朝尚安在否?」

柳風拉一下江燁的衣服,插口道:「為什麼他會講閩南語?」

江燁有些不耐,回道:「平常不用功,才會問這問題。商周秦漢的官語是「雅言」,後來發展成「洛語」,其實就是閩南語。」
江燁聽那頭顱的問話,心中已經有底,淡淡的說:「秦朝至今已過了兩千多年,兩千年可以發生很多事,世事無常,改朝換代已經不知過了多少輪迴,現在已經不是秦皇朝了。」

「那現今皇朝是什麼?」
「兩千年的變化這一時之間也說不清,容後再說。倒是你是跟徐福一起來的?」
「你認得徐先生?」
江燁:「是啊,他的事我很熟,只是你們第二次出海後的事就不知道了。還有你怎麼會剩個頭顱在這裡?你頭上的樹又是怎麼一回事?」
那頭顱許久沒有對象說話,一開口就說了一堆:「當年徐先生騙始皇帝去射殺東海大鮫時,我們就避開始皇帝的監督偷偷出海先到了這個島上,後來又渡海到內陸一個葦原的地區,建立起葦原中國。當
我們漸漸有了規模時,西南方的女王的部族就開始來攻打我們。原先他們還不懂的使用銅鐵,我們的強弩銅劍很輕易的就將他們打敗。後來他們也學會了冶銅煉鐵,而長年與他們征戰,我們耗損不少,就漸漸失利。當局勢不好時,徐先生和我回到這裡。徐先生他身上有一顆千歲籽,他說用神農鼎來孕育,可以生出更多的千歲籽,這樣我們秦族就可以轉世不滅。我自願砍下人頭,在神農鼎上種下千歲樹。因為每三年才能生出一顆種子,徐先生說他會回來拿種子,再讓我轉世,結果就一去不回,我在這裡就苦苦等了兩千多年。」
柳風用有些彆扭的閩南語問道:「神農鼎?那不是神話故事的東西,真有這物?」
「上古時代神農氏為蒼生遍嘗百草,那煉藥之鼎,積聚了無數靈藥之氣,就蘊有造世之能。神農鼎傳世有三。當年徐先生出海,
向始皇帝要了秦劍、銅鏡、勾玉、神農鼎 這四樣寶物要獻給仙人。神農鼎在這裡,其他三件寶物就留在葦原中國那裡。」
江燁聽這頭顱這一席話說的
輕輕鬆鬆,但不免心跳加速,額頭冒汗,這裡頭可是包含著許多中日考古學者爭執不休的千年不解之謎。回頭看了一下菊池的表情,似乎他也聽懂頭顱的這番話。
那頭顱頓了一下:「不過幾百年前有個人來到這裡,我知道徐先生後來戰敗了,讓出
葦原中國,我們秦族就成了大和族的手下,而那三件寶物現在也成了大和國的鎮國之寶。」
江燁:「所以徐福先生早就有可以轉世的千歲籽,又向秦王騙了神農鼎,分明早有預謀。他既然找到不死之術,為何不呈給秦王換得榮華富貴,還這樣繞了一大圈。」
那頭答道:「
徐先生第一次出海就找到不死樹,只是不死樹要活著砍下腦袋放上種子才能永生。徐福深知始皇帝的心思,如此回去上報,第一個被砍頭試驗的一定就是徐先生他自己,所以就騙了百工和三千童男女,出海另尋生路。」
江燁點點頭:「伴君如伴虎,徐福這一手也走的聰明,還好他沒讓秦始皇永生不滅,不然中華歷史要徹底改寫了。」
菊池也用流利的閩南語問到:「那幾百年前來找你的人,他是怎麼學會轉生術的?」
「那人是我秦族後裔,還會說一些中原話,轉生術的方法就刻在旁邊的壁上,有些字他看不懂,我花了好一些時間才教會他的。」

大家在旁邊一片磨平的壁上,果真找到用幾行用小篆刻在石壁上的文字。雖然年代久遠,但字跡依稀可辦。
江燁和菊池拿出這幾天一直對外打不通的手機照相存檔,「恰、恰」的手機聲伴著閃光讓那頭顱驚訝不已。

柳風眨眨眼,對那頭說:「這是攝魂盒,被光照一下,形像就會被留在裡面。」
菊池接著問:「那個人學會轉生術後,還有來嗎?」

那頭顱:「那人後來來了幾次,就將我樹上的種子全部拔走,那可是我千年精血慢慢長出來的,可是我也沒有能力去阻止他,後來沒有種子他就不再來了。」
柳風:「你不是可以化身為噬魂鬼來對付他?」
那頭愣了一下:「什麼是噬魂鬼,沒有聽過?」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野犬的春夢

野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橙光
  • 我通常是兩道菜配一則連載耶 ^^
    打飽嗝了 XD

    越來越精彩,而且還長知識了
    秦朝時的雅言更接近閩南語喔,雖然以前也聽說過-----
    但用在小說上,感覺不一樣
    勾玉,讓我想起《鹿男》
    以前還想過有機會要買一個這造型的紀念品 @_@
  • 銅鏡更是鹿男最後的高潮,那個古墓場景我也去過。其實日本一些銅鏡來源,是來自中國或在日本的秦族所鑄倒是還在爭議。

    野犬 於 2016/08/12 15: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