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bb39a41fb45-Snap1425_png.png
淑娜大驚失色,指著亞娘嚷嚷道:「要我去村裡,那豈不是自投羅網。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亞娘也不在意,緩緩的說:「我這裡並不安全,他們如果找不到人,明天一定會來這裡搜查。我準備將你扮成巫女,這島上的人對巫女很敬畏,連直視巫女都是不敬。所以最危險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
赤松:「妳放心,我姐姐也是巫女。妳找到她,她會幫妳的。」
 
隔天亞娘依舊穿著一身粉紅蝶紋浴衣走向村落,白衣緋裙巫女打扮的淑娜
手捧著一盤祭品緊跟在後,來到村頭鳥居前,亞娘停下腳步。
抬頭望著鳥居,說道:「進入這個鳥居,就是一個沒有親情沒有倫理的世界了。」
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說給後面的淑娜聽。
 穿過鳥居,盛夏陽光下的黑色屋影佔滿了整條白色的碎石路,卻不見任何村民的蹤跡。但聽到前方喧囂雜踏,往村中走去,只見村民全部集中在廣場架起的平台下,台上儀式正好達到高潮。只見一個巫女手上搖著神樂鈴,一個雙手高舉著紙垂大幣,配合著神樂鈴清脆的清音,口中不住唸著咒語。鈴聲和咒語越來越急,神樂鈴繫著的五色絹,和大幣上的紙垂竟無風飛起。這時第三個巫女開始擊起皮鼓,一聲一聲的鼓聲,碰、碰、碰,慢慢的響入空中。

此時天空出現一道亮光,亮光越來越近,最後化成一道人形光圈飛到平台的上方戛然而止。搖著神樂鈴的巫女高舉雙手往台上一指,那人形光圈瞬間往下墜入擺在台上的一個藤籃裡。藤籃裡原本有一個一直被吵雜聲音驚嚇啼哭的嬰兒,突然止住哭聲。過了一會,藤籃裡的嬰兒大笑,竟然出聲說道:「我回來了。」
現場湧起一陣歡呼,村民開始隨著鼓聲手足舞蹈,有人紛紛圍上前和那嬰兒對話起來。
亞娘:「轉世成功了,我們趁現在走吧。」
亞娘將淑娜帶到一間大屋,進入內堂,「你在這裡待著,村民是不會進到這裡來的。等一下巫女回來時,妳將赤松交給妳的信給她們看就可以了。」
「我不能一直待在這裡,還有一些事要辦。」亞娘說完留下淑娜離開了大屋。


江燁被山洞裡傳來的陣陣怪異聲音吵醒,那類似在石頭路上滾動著大石頭忽大忽小的聲音,時而夾雜著急促尖銳的呼氣聲,自漆黑的山洞不斷傳來,聽起來有些駭人。起身卻看到八代坐在大石頭上望著洞裡。
「你沒有睡?」江燁走過去。
「在這種陌生的野外,沒有人警戒是有些危險的。」八代依然精神奕奕,看不出倦容。
叫醒了其他的人,稍做進食,拿出預備的手電筒就準備入洞。
「會是噬魂鬼的叫聲嗎?」聽到洞裡的怪聲,柳風心裡有些毛毛的。
程雲:「那應該是氣流在長山洞裡流動的聲音。」
柳風打趣道:「你這個火山迷多年的研究,今天終於派上用場了。」

走進山洞,往前就是一條七、八公尺寬的長長通道。通道非常乾燥,下層是平滑整齊的岩面,而兩側岩壁則有一條平直的直線一直延伸橫通整個岩道,彷彿是有人開鑿洞道後又刻意將下半層磨光一樣。頂棚則是強烈對比佈滿如猙獰尖牙般的岩石,手電筒燈光照射下整片頂棚盡是閃閃發亮的黑色獠牙。

程雲:「這是火山熔岩管,就是當年熔岩流動的天然通道 。通道兩旁延綿不斷的直線條紋是當年岩漿流動高度的痕跡,頂棚鯊魚牙狀熔岩鐘乳石則是火山溶岩冷卻生成的。如果往內走就會接近當年火山噴出的地點。」
這通道還蠻長的,走了一段時間,進入一個大山洞。大山洞有2-3層樓高,頂端也都是熔岩形成的尖銳鐘乳石,山洞裡有幾根由洞頂連垂至地上的熔岩柱。在山洞中間還有一個五、六公尺寬垂直向下的深洞,幾乎佔滿了通道。柳風用手電筒去照,卻見不到底,撿起旁邊的一顆大石頭正想往下丟,卻被程雲一把抓住制止。
「這是火山熔岩井,當年岩漿是從這裡噴出的,還是不要去騷擾它比較好。」

正說著,燈光掃過山洞的深處,隱約在兩根熔岩柱中間,看到一棵紅色的大樹。
215719262.jpg
「千歲樹!」眾人心頭一驚,難不成羽田政二取籽的千歲樹就在這裡?
繞過深洞,來到樹下,果然是一棵血紅色的藤樹,樹藤盤繞著兩側岩柱向上延伸佈滿洞頂。
這棵樹也是沒有樹葉,只是掛在樹枝上的不是白色晶珠,而是一顆顆血紅的圓球。
怪異的是這棵樹卻是從底部一個銅鼎裡長出來的。雖然盤根錯節的紅色樹根已經將充滿銅綠的銅鼎緊緊包住,但是縫隙中仍然可以看到一些紋飾和獸形。
很明顯這是一個中國的古鼎!江燁和菊池對望一下,正要低頭仔細去看清楚,突然
有人說道:「爾等何人?」
說話的口音有點怪怪的,但卻是聽得出是道地中國閩南話。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野犬的春夢

野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琥珀
  • 野犬的學識真是豐富,故事的內容包羅萬象....@@b

    噗哧....那過古鼎裡說出來的話,不應該是“寧是蝦米郎?”嘛?....XD
  • 我也想過是否要要用台語發音,但是之後「古鼎」還要說上一大篇話,所以就意思點到就好。

    野犬 於 2016/08/09 19: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