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jpg
 江燁看著倒在地上的失魂人,一時百感交集,一場單純的考古之行,竟演變成殺戮行為,而考古隊的人也差點成為受害者。
江燁直視著八代:「你應該不是單純的學生吧,一般人那有能力快速的做出這種處理。」
菊池:「八代是我的學生,但也是我的護衛。他是我族裡專門保護族長的忍者。」
柳風:「早說嘛,有這麼厲害的忍者,我們就不用害怕而躲躲藏藏了。」
菊池搖搖頭:「忍者也是人,並非三頭六臂,來了太多外敵時,他還是顧不了你們的。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為是。」
程雲呆呆的站在原地驚魂未定,頸部尚殘留著明顯的指痕,喉部的傷害讓他咳嗽了一陣。
眾人將失魂人的屍體倚坐在松樹下,赤松繼續帶領大家將木船推到水裡。赤松細心的說明了夜間海上星座的指引方向,以免在夜裡的海上迷航。幸好今夜月光明亮,黝黑的海水和岩礁還分辨得很清楚。
赤松:「女山和男山是連在一起的,你們沿著岸邊划去,就可以到達男山的海岸。」
八代掌舵,其餘四人各划一槳,赤松將小船推入海中時,說道:
「我會好好照顧淑娜小姐的,請你們放心。」
小船飄入海上,一開始划槳的默契不夠,木船在海中打轉無法前進,還好潮水和海風不大,過了一陣子大家有了默契,小船就平穩的沿著海岸往前划行。
小船在男山沿岸來回繞兩次,月色下十幾公尺高的峭壁,彷若一道森冷的城牆,高高的築立在無際的海上,阻擋了任何想要逾越的侵入者。折騰了一夜,仍然沒有發現,大家也都疲乏了,就放著讓小船在海上飄著。
這時遠方海上的地平線出現一線金光,不一會兒金色的亮光開始往上擴散,灰暗的天空開始轉成藍色,地平線上方的雲朵逐漸染成亮眼的金黃。當海上的海水開始反射金黃的亮光時,一團璀璨奪目的金球就跳出在天際線上的天空,頓時眼前的黑色褪去,天空和海上都光亮了起來。
日出的景象不管看了多少次,每次還是令人驚心動魄的感動,江燁看著眼前的美景,想到若非落難至此,就可好好欣賞眼前的美景。嘆了口氣,回頭看著男山,如高牆般的峭壁已經被陽光染成一堵金色大牆,異常的壯觀好看。

「啊!」的一聲,江燁看到眼前的景象,突然想通了「金木水火」的密語。
只見在陽光的照射下,突出的岩石在岩壁上照出了一個豬頭的光影。

江燁興奮的指著前方的豬影:我知道密語的意思了,坎屬水,子水鼠、亥水豬,鼠和豬都是坎卦的生肖。眼前有豬影的地方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目標。」
有了方向,大家精神奮起,用力划到豬頭的岩壁附近。仔細察看,果然兩片岩壁交疊之間有一條裂出的小山谷,若不近看光從遠處是會被岩壁遮住看不到的。
眾人爬上岩礁,將小船繫在大石頭上,爬入了山谷。山谷是許多大石塊堆疊起來的斜坡,順著一顆顆的大石塊往上爬,來到了一片絕壁。

那絕壁平直向上,另一邊就是斷崖,找不到可以前進的路。比較奇特的是,約10公尺高的平滑壁上,由底到頂突出著各種顏色的石頭,感覺上像是有人刻意鑲在壁上,好讓人攀爬而上。

「這好像在攀岩,應該很輕鬆就可以爬上去。」柳風甩甩手,作勢就要往上爬去。

江燁叫住了柳風:「等一下,我覺得不可以貿然亂爬。剛剛我往崖下看,斷崖下有幾具白骨。顯然還是有人無意找到這裡,但是不知其中秘密,可能攀錯了石頭, 就掉下斷崖。」

柳風仰頭看著有黃、有白、有褐、有黑、有灰的石頭,「那這麼多顏色,要怎麼選?先試一試!」

柳風用力抓住一塊黃色的石頭,果然撐住重量後,石頭就慢慢滑動,抓也抓不住。

江燁:「坎北為黑,你就挑黑色的就好。」

大家看著壁上的石頭,如果只挑黑色的石頭,就分佈的稀稀疏疏,不太容易爬。

眾人還在猶豫著,只見八代幾個起落就已經上了壁頂。

柳風忍不住鼓掌叫好:「忍者真的是偶像!」

八代從頂上懸下繩索,有了繩索的幫忙,大家倒也順利的陸續登上了懸崖頂端。

崖頂上是一片荒涼枯乾的平地,黑褐色的火山岩到處散落,甚少植物。不過就沒有刺鼻的硫磺味了。聳立在眼前的就是男山的主峰。

一路往山上走,走了一陣,就看到一個巨大的山洞。那山洞外面藤蔓雜生,掛滿整個洞口。洞裡黝黑深不見底,人站在洞口彷彿要被巨大的大口給吞了進去。
「先休息一下吧,折騰了一夜,大家都累了。」江燁囑意大家在洞口休息,養好精神才好應付入洞後的狀況。
也許少了被人追逐的壓力,眾人在洞口都很快的睡著了。

155b7983290954-永咒樹11-2_jpg.jpg 
 赤松送走小船後回到旅店,跟亞娘和淑娜述說了一切過程和碰到失魂人的經過。
亞娘聽完面色凝重,向淑娜說:「今晚先在這裡休息。明天我就帶妳到村子裡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野犬的春夢

野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un
  • 好精采的小說連載~~
  • 感謝捧場,我再繼續加油。

    野犬 於 2016/08/01 18: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