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ad11e75c3ec-永咒樹09-1_jpg.jpg
  羽田安彥領著村民和兩個失魂人離開後,探險隊回到了一片靜寂的山洞裡。
長岡無奈的看著菊池,旁邊的那兩個頭顱已是緊閉著眼睛進入休眠。
長岡:「你們見識到羽田政二的手段了吧,現在你們也成了他的殂中肉。」
菊池:「沒想到羽田安彥就是羽田政二,所以他來當嚮導其實是為了監視我們,我們都被他給騙了。」

淑娜搶著說:「那巫女就是跟我們同船的女乘客。怎麼辦,她好像要那兩個怪人來對付我們。」
江燁問著長岡:「那兩個人是怎麼一回事?我看那兩人被拖進來時根本完全沒有自我意識,你們還會把己的族人弄成那樣嗎?」
長岡有些尷尬的說著:「我不是說過我們每年要獻出一個魂珠給噬魂鬼,後來族裡大家都不想捐出自己的魂珠,就開始偷偷捉住來到島上的外地人,抽出他的魂珠,拿他的魂來奉祭。這些外地人失了魂體就變成痴痴呆呆,被關養在村裡地底地牢直到老死,我們就叫他們『失魂人』。」
這倒讓江燁有點吃驚:「這種事也做得出來,難怪玄石島公所說常有人去羽田島後就沒有回去登記。這也是羽田政二做的壞事?」
長岡:「這倒不是,實在慚愧,這一件事卻是全體族人一起同意決定的。」
江燁:「剛剛他們讓別的
魂體進入失魂人體內,這樣就可以佔住失魂人的身體取代失魂人?」
長岡:「非也,
因為失魂人不是很好容器,魂體進入後,並沒辦法融合的很好。失魂人有了新的魂體後,可以行動自如,但是沒有自我思考,只聽從巫女指揮。有時我們會利用這些失魂人來做一些我們不想親自動手的事。這時候的失魂人力氣很大,不知痛,不怕死,一直會做到達成給他的指令為止。」
柳風聽了大叫:「那我們豈不是死定了?」
江燁暗示柳風安靜:「那進入失魂人的魂體還能回到千歲樹上嗎?」
長岡:「任務結束後,只要取走失魂人的生命,魂體就會回到原來的千歲樹上。」

淑娜聽了全身顫抖,有一點快要哭了:「為什麼可以將生命如此輕率處理,簡直是將人命當成兒戲!」
江燁若有所悟,嘆道:「這就是長生不死的壞處!」
柳風:「長生不死不是人人夢寐以求,為何跟這些壞事扯上關係?」
江燁吐了一口氣,說道:「人類因為壽命有限期,所以會想要在活著的時候活的更好,就會努力讓自己不斷的進取,也會選擇與他人協力共生。正因如此,人類才會互相理解,互相關愛。通過進取和關愛,人才會有『心』。但是如果人超越了生死界線,可以不斷的復活,當生命和時間變得無窮無限的時候,反而覺得很多事情不再有意義,容易失去自我進取的動力,也不再在乎與別人的相處。長久以後,失去了『人心』,就會看輕生命,就算取走別人的生命也不會為之動容。菊池教授您認為如何?」
菊池點點頭:「江教授說分析的沒錯。但一個人如果真的面臨可以選擇長生不死時,就有可能不會這麼超然了。江教授一直在研究中國的長生不死歷史,也許潛意識裡也有想長生不老吧。」
江燁:「這我也不能否認,人常常要事到臨頭才會顯出真本性。不過像這樣要我斬首求生,我目前還是做不到的。」
菊池比個打住的手勢:「目前我們還是先來商議怎麼解決眼前的問題才是。」
柳風:「如果我們趕快去道歉,解釋並非故意延誤,讓他們用漁船送我們離島,應該可以吧?」
江燁搖頭道:「依我看羽田政二的行事風格,可能不是那麼好說話。更何況是我們偷跑進了祖墳,才錯過船班,羽田政二一定不會讓我們帶著秘密離開的。」
菊池:「長岡,以前島上有發生這種事嗎?」
長岡:「有過幾次。如果祭典中有外來人出現,一定成為全村獵殺的對象,到死方休。」
柳風:「這個島簡直是鬼島,完全沒有王法。那可怎麼辦?我們這下死定了,趕快找地方躲一躲吧。」
「可是這的島就這麼大,那有地方可以躲?」
「躲在這裡不就可以?」
長岡:「這裡也不安全,祭典時會有人進出,容易被發現,而且這裡又沒有食物,你們可不像我們可以不吃不喝。」
柳風:「不如我們偷艘漁船逃出去。」
「這個他們一定會提防,不可能成功的。」
「菊池教授你是他們的主公,拿出令牌命令他們就可以了。」
菊池搖搖頭:「現在形勢逆轉,到底有多少人受羽田政二影響,這令牌還能號令多少人是個疑問?說不定暴露這個身份,反而招來更大的禍端。」
一直不多話的程雲,突然說道:「羽田政二的頭應該也是在這裡,我們把他的頭打爆不就可以了。」
淑娜:「這也算是殺人,那我們豈不是跟他一樣了。何況村裡又不止羽田政二一人,我們總不能把這裡的頭都殺了吧!」
江燁:「到男山去!男山是禁區,他們應該就不會追到那邊去。」
淑娜:「可是男山不是有噬魂鬼,會不會反而更危險?」
江燁:「其實我對
噬魂鬼的說法還是有些存疑,但既然羽田政二都可以跟他溝通,表示還是有希望。更何況說不定到了男山還有其他重要的考古發現。」
菊池笑著說:「江教授真是本性難移,在這個時候還會想到要找徐福的蹤跡。」
江燁:「越到這時候,越覺得一些事情似有關連,菊池教授應該也是這麼想吧。」
菊池點點頭:「不如我們先偷偷回旅舍,先想辦法找一些食物和水,這樣去男山才活的下去。」

長岡:「你們可以晚上行動,在祭典期間,村裡的人很怕噬魂鬼,晚上大都會躲在村裡。只要提防失魂人就可以了。」
「亞娘是你的部下,他有可能幫我們嗎?」
長岡:「這也說不準,人心是會變的,你們就見機行事了。」

考古隊在山洞裡待到晚上,走到洞口,鐵門已經大開。出了山洞,天上一輪滿月,在黝暗的山林中,透著明亮的藍光,顯的異常的陰森怪異。八代榮一在前領著考古隊依著月光躲躲藏藏尋著路走向旅舍,也許真如長岡講的,村民都躲回村子了,一路都沒有其他人影。一天一夜沒有進食,大家都有一些乏力,勉強的拖著腳步路走著,遠遠看到旅舍的燈光時,突然樹叢裡跳出一個人攔在前面。
神經繃緊的考古隊被這突來的異變驚嚇一跳,還來不及反應驚叫,那人已經輕聲「噓」著,暗示不要出聲。
淑娜認出眼前的人:「你是旅舍的那位服務小弟!」
那人輕聲道:「前面的路上有一個失魂人在走動,我帶你們走小路到旅舍。」
「你們村民不是正在追殺我們,你為什麼要幫我們?」
「我不是再世人,我是現世人。」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野犬的春夢

野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琥珀
  • 記得在電視上看到媒體大亨梅鐸的母親的專訪
    她那時候是100多歲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她說,活到那個年齡
    她愛的人,掛念的人,都一一的離開她
    每一個明日,對她而言,是無止境的寂寞
  • 看過幾個不死人的美劇,劇裡都會提到相同的情節,就是你眼看著自己愛的人,逐漸衰老,個個離去。有時我就在想,如果能夠長生而且不老,您要一直輪迴去啟動愛情,不停的愛一個遲早會離去又讓你心傷的人,還是守住最初的至愛,千年寂寞...。

    野犬 於 2016/07/28 18: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