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a616865f3cf-永咒樹8-1_png.png 
淑娜:「什麼是親無月?」
長岡遲疑了一下,尷尬的皮笑肉不笑:「這個實在是很難跟妳啟齒,等將來妳有機會親眼看到就會明白了。」
江燁:「你說千歲種子都是羽田政二自男山取來,但男山硫磺氣體密佈,我們也去了一次,常人根本是沒辦法進入的。那羽田政二是如何進出男山的?」
長岡旁邊有一顆頭顱答道:「我看過羽田政二划著小船出去,男山沿岸全是懸崖,我想應該有個地方可以爬上去。因為男山是禁區,所以我們島上也就沒有人去探究出入的地點在哪裡。」
菊池似乎注意到長岡與其他頭顱的不同,問到:「我看每個頭顱至少都有五、六顆以上的晶珠,為什麼你的樹上只有兩顆珠,難道你的晶珠也是被噬魂鬼吃掉?
長岡長嘆一聲,竟流下淚來:
「主君啊,您要小心。現在仍是羽田政二當家,只是他已經有異心了。我曾經勸他去尋找主公的後人,豈料他竟說我族在日本被迫為奴二千年,今日回到自己的地方就不用再奉異族為主了。我因此跟他起了衝突,因他掌控了施行轉生術的巫女,如果不聽他的號令,就無法轉生。雖然我因千歲樹而不死,但我困在這顆頭顱不能轉生,在這黑暗的洞穴該有四百多年了吧。這不是永生,
這是無窮無盡的折磨,這是永遠的詛咒。」
菊池:「竟有這等事。所以羽田政二對不聽話的就是不讓他轉生?」
長岡:「還有更屈辱的方法,轉生的時候故意將他轉生成女的。我有個屬下「波多長田」,你們可能看過轉生過的他,他被排擠出村子,到外頭去經營民宿。」
柳風:「是那位亞娘老闆娘?你不是都在這個山洞裡,怎麼會知道民宿老闆娘的事?」
長岡:「因為魂體來來去去,回來的魂體也會講述一些外面的事,所以多少能夠知道外面的情形。而且波多還不是第一次被轉生成女的,上一次因為受不了屈辱而自殺,魂體回到千歲樹後,他還是又被轉生成女的。」
只聽淑娜大叫一聲:「那老闆娘其實是男的?」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妳為何臉色這麼紅?」
淑娜雙手抱著胸前:「沒事,沒事!」,走到一邊,口中還唸唸有詞,似乎是在罵著什麼人。

 江燁:「你說羽田政二說『為奴兩千年,回到自己的地方…』,難道是說您們是當年秦族之後,這個地方是秦地?」
長岡:「我也不知羽田他為何如此說,他那個人做事從來只有命令,不會多做解釋的。」 

菊池似乎想岔開話題,咳了一聲:「這古墳除了外頭的鐵門外,還有其他出口嗎?」
 長岡:「出口只有一個,但是只要祭典開始,山洞的門就會打開就可以出去了。」
程雲:「我們在裡面耽擱了這麼久,會不會錯過了船班?」
 正說著,突然通道傳來一陣陣像是被困著了的野獸的嘶吼聲,還夾雜著許多人的吆喝聲。
這聲音越來越近,好像朝著這邊前來。
長岡:「有人來了,主君爾等先至後面的通道裡躲避一下。」
菊池朝這些頭亮了一下令牌:「不可以暴露我們的行蹤。」
才方躲好, 只見一群村民,拖著兩個人進來,那兩人一路掙扎,兩條手臂被粗繩緊緊的綁在身上,只能不斷的扭動著身體和不住的吼叫。人群裡竟然有
羽田安彥和一位身著白色上衣及紅色緋袴巫女打扮的女性。
羽田安彥走到長岡定直面前,伸手摸摸長岡的頭,說道:
「長岡啊長岡,好多年沒來看你了,這山洞裡的日子過的還好吧。」
長岡冷冷的說:「羽田政二,原來你又轉世成毛頭小子了。你把失魂人帶來這裡,這次又要來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羽田安彥也不以為意,笑著說:「你不用激我,反正我也不會殺你。今天是來清掉一些垃圾的。有幾個外地人沒有遵守島上的規定,在祭典前離開,現在不知躲在島上的那裡。我要將他們找出來處理掉。」
羽田安彥指著長岡旁邊的兩個頭顱,對著巫女說:「就用這兩個吧。」
被指到的其中一個頭急忙出聲反對:「這次祭典應該是輪到我轉世了,現在如果讓我進入失魂人體內,我就會錯過這次的轉世了。」
羽田安彥不悅的說:「你不做,難道就別人做?今年你就先把這件事做好,明年一定會讓你轉世。」回頭對巫女說:「動手吧!」
巫女口中唸著咒語,雙手高舉過頭,全身不停抖動。那咒語越唸越急,只見兩團白光自那兩顆千歲樹上慢慢滲出,浮在空中。
巫女雙手往前一揮,兩團白光往前飛去,各化成一隻光鳥往那兩個被綁的人的頭上飛去。那光鳥碰到額頭,就像海綿吸水一樣, 很快的滲入頭裡就不見蹤影。
原本一直掙扎的人竟立刻安靜不再扭動亂叫。
羽田安彥做個手勢,讓旁邊的村民將繩子解開。
巫女看了一下羽田安彥,羽田安彥點點頭,巫女就對那兩人說:「去殺掉外地人!」

那兩人眼窩凹陷,無神眼珠直視前方,口中喃喃:「殺掉,外地人…殺掉,外地人…。」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野犬的春夢

野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