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9dfa670ca41-siders_p_jpg.jpg
 剎時,十幾個頭顱齊聲喊道:「參見主君!」

聲音在山洞中廻響著,江燁這邊的人已經被眼前這一波波突來的恐怖異狀陷入錯亂的驚嚇之中,唯獨菊池還很鎮定,居然還對這些頭顱頷首致意。
幾個頭顱同時爭著出聲發話,菊池卻比個手勢要這些頭顱安靜勿躁。
八代榮一恭敬的欠身向菊池說道:「上代所說的事果然是真的。」
江燁雖尚無法弄清狀況,但明眼人看在眼裡也知道事有蹊蹺,臉色鐵青,手指著菊池,聲音微微顫抖:「菊池教授,你有事瞞著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菊池帶著歉意笑笑:「事情進展到這種局面也在我預料之外。但我並沒有欺騙江教授,我跟您想解開不死樹和徐福之謎的決心是一樣的。現在只是順道碰上一些家族的私事而已。」
「家族的私事?這些頭顱是怎麼一回事,他們怎麼會稱你是主君?而且看起來你好像早就知道會有頭顱這件事。」
菊池:「之前我提過我父親留下了一些筆記,裡面也有約略記載我家族留下來的一些密傳。在徐福的資料裡有模糊的提道「不死術,生の首」,但是已經沒人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了。這次我們循線而來,碰到這些頭顱時,我就突然領悟父親所言的「生の首」所指為何了。至於這些頭顱為何在這裡,我想問問『他們』就會有答案了。」
江燁還是無法接受菊池的一番說詞,忿忿的說: 
「你剛剛對那人說『藤原鞠智』,我是知道你們菊池氏,本姓藤原,後來改姓鞠智,因為避緯,又改為菊池,所以藤原、鞠智、菊池都是你們的本姓,但是你又如何變成這些頭顱,嗯,算是這些「人」的主君,分明就是早有預謀。」
「不瞞江教授,我菊池本家的後代。藤原家自飛鳥時代一直是日本天皇的攝家,所以我們家族自然擁有很多皇族的秘密。之前給您看的古地圖其實是來自藤原家歷代的密藏,不是來自奈良國立博物館。不死之術一直是我們家的重要的秘密,但是經過千年的更迭,很多資料變的語焉不詳,眼看這不死術就要失傳了,經過先父窮盡一生的研究,一些資料漸漸有了眉目。因為裡面的資料跟江教授的研究有一些謀合,所以才會邀江教授一起來探尋 ,至於這些頭顱應該是我菊池家久遠之前的舊部,所以會認得我家的令牌和密語。」
 菊池轉身向第一個發話的頭顱問到:
「你是何人?說說看為什麼有這麼多頭顱在這裡?」
那頭回道:「稟主君,我是長岡定直,是菊池家的羽田
部。當年義武主公在肥後國與大友軍征戰時,我們羽田族人被義武主公派來到厭火島等待主公的。」
柳風在一旁忍不住插了嘴:「菊池義武?那不是五百年多前的事了。你們有活這麼久了?」
江燁似乎是恢復了鎮定:「如果一個頭顱都會說話,那五百年也就不足為奇。」
菊池繼續問道:「那你們為何全部被斬首棄放在這裡?」
長岡:「稟主君,我們不是獲罪被斬首,我們全部是自己自願砍下自己的頭顱的。」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都吃了一驚。菊池也有些意外:「竟有這等事?說來聽聽。」
長岡
乾皺的臉沒有太多的表情,慢慢說著:「我們頭上這棵樹叫做千歲樹。我們都是在生前讓人砍下頭顱,趁頭顱還有血氣的時候,將頭骨敲開,放入千歲種子,只要在一日之內長出這棵紅色的樹,這頭就會像我們現在這樣,千百年都不會死。」
這種匪夷所思的說法,讓考古隊的人一時還沒進入狀況,柳風就搶著說:「這樣有什麼好,活活把自己的頭砍下來,擺在這裡,簡直是作繭自縛。」
長岡張大眼珠回道:「千歲樹是可以轉生,永遠不死的。」
 「轉生?」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野犬的春夢

野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琥珀
  • 三毛的詩,“ 如果有來生”
    如果有來生,要做一棵樹, 站成永恆。
    沒有悲歡的姿勢, 一半在塵土裡安詳, 一半在風裡飛揚;
    一半灑落蔭涼, 一半沐浴陽光。

    原來三毛早就知道『徐福和長生樹』的秘密.....>_<
  • 一語驚醒夢中人,原來三毛早就知道『長生樹』的秘密,所以她選了大家想不到的方法離去。說不定三毛現在還在某處寫著,也許我們的格子她也來留過痕跡。嗯,來想想,看那一個人的筆痕像三毛.....。

    野犬 於 2016/07/14 16: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