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86b8e7023af-永咒樹03-1_jpg.jpg
那身如繁花的女子,向前行個大禮: 「歡迎諸位教授蒞臨,小店蓬篳生輝,我是亞娘,很榮幸為大家服務。」
雖然是高大的身材,卻有著異常靈活的身手,大家還沒會意過來,一陣旋風掃過,幾件大行李已經被亞娘輕鬆的搶過拿在手裡。
「請進!」
亞娘引領著大家進入旅舍。穿過門口的布簾,光線幽暗的玄關散發著悶濕的木頭味,幾根
粗大褐色的木頭樑柱撐住了略微低落的木造天花板。長形木條鋪出的地板,經不住歲月的過往,走在上面有些吱吱作響。大廳也是由木頭樑柱、白色泥牆、格子窗、木板板竮構成,整棟房子雖然老舊但整潔而不亂。
亞娘帶著眾人往房間的走廊走著:「 我先帶諸位教授到房間休息,晚上我們村長會過來給大家接風。」
江燁在後面邊跟邊問:「為什麼這裡只有這家旅店,沒有看到其他房子?那島上的居民住在哪裡呢?」 

亞娘帶著路邊走邊說:

「羽田島是火山爆發後形成的島,平地很少。我們這邊的山叫做女山,女山的另一側有較大的平地,居民都是住在那裡。左邊的大山是男山,男山空地狹小,終年有硫磺氣體,不太適合居住。這棟房子古時候是港邊崗哨的住所,現在才改為旅舍。我是被派來管理這家旅舍的,若不是您們來,我還真有一點寂寞呢。」亞娘說著掩著嘴呵呵的笑起。

晚上當地的村長聽說文部科學省派教授來採風考察,帶了幾個人和幾瓶當地釀造的芋燒酌前來作陪。
民宿的食堂,擺著豐盛的海鮮,一群人酒酣耳熱,相談甚歡。
村長羽田啟真喝的面紅耳赤,還不停的為大家斟酒:
「諸位教授來到我們這個窮鄉僻島,實在是我們的榮幸,很歡迎大家到處考察看看。有什麼需要的,我們村子一定竭力協助。只是有一個地方是我們島上祖先的古墳,這個地方因為有先人的禁忌,所以就不能給大家參觀,請大家見諒。」
江燁:「那是當然的,我們會尊重您們的規矩。正好順便請教一下村長,海上那地方為什麼叫做黃泉門?」
「祖先傳說這地方正是「伊邪那岐命」和「伊邪那美命」兩位神祇決裂的地方,那地方正好是黃泉的出口,也就是你們中國人常說的陰陽交界之處。」
柳風這個矮小纖瘦,喝了兩杯酒就紅了臉的男孩,口齒含糊搶著說:
「伊邪那岐命和伊邪那美命這個我知道,他們是開闢天地、創造日本的的兩位夫妻祖神。」
江燁瞪了柳風一眼:「菊池教授在這裡,那輪到你多嘴。」
菊池哈哈的敬了一下酒:「江教授您也太嚴格了,小小年紀,能夠知道日本的神話傳說也是難得。不過那地方是黃泉出口,倒是有些令人意外,我們日本學術界一直認為神話裡的黃泉口是在島根県的出雲,這也許是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可以來好好研究。」
羽田村長仍然殷勤的敬著酒:
「明天我會派我小兒子給大家當嚮導,教授有什麼需求可以儘量吩咐,但是除了剛剛講的祖墳不可以參觀以外,再一星期就是孟蘭盆節,也是我們島上的祭典開始。因為我們島上的傳統,祭典是不可以有外人參與,所以請教授們務必一定要在祭典前離開。」
江燁也回敬了一杯:「這件事我們在玄石島已經被叮嚀過,我們一定會遵守的。不過可不可以請教島上的祭典跟孟蘭盆節有什麼關連嗎?」
「孟蘭盆節是陰界與陽世最接近的時候,就是你們中國說的鬼門開。這個時候,我們最容易跟祖先靈魂相溝通,所以是舉行祭典最好的時候。因為先祖的靈魂,容易被外人的氣息影響,所以很抱歉不能讓您們留下來。」
 男人仍然在喝酒暢談,淑娜先告退去泡溫泉。抱著浴巾走過長長的木板長廊,右邊一長列的玻璃木格子門隔著空曠的庭院。吹過庭院的海風將窗戶吹的格格作響,即使是仲夏,還是帶來一些涼意。
 淑娜正泡著溫泉,溫熱的海水溫泉讓人全身從腳舒坦到頭。突然背後有人伸出雙手握住她豐滿的胸前。淑娜嚇了一跳,掙脫那人的雙手,回頭一看,原來是民宿的老闆娘。
「老闆娘,妳好壞,嚇了我一跳。」
「對不起,我每次看到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就會忍不住開了玩笑。」老闆娘也赤裸著身子,美好豐滿的身材泡在溫泉裡,說不出的妖豔和美麗。

隔天大家還有一點宿醉,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孩已經在民宿外等候著。
「我是羽田安彥,父親囑咐我這幾天來帶大家參觀。」
一開始大家有一點不是滋味,為何派個毛頭小子來當嚮導,分明有點瞧不起人。
沒想到這小孩居然博學多聞,跟江燁、菊池談起日本歷史居然頭頭是道,不僅條理分明,對於很多細節還頗有見地,連江燁、菊池都感到驚訝和佩服。
羽田安彥不僅對很多的歷史都很熟,一些現代已經不太用的敬語或說詞,他居然也用的很好。如果不考慮他外型是個小孩,簡直會把他當成一個博學多聞的學者。
江燁回頭對學生機會教育:「你們看,人家在這種小島就可以把學問做的如此的好,你們多學著吧。」
離開民宿往山裡走,不久就登上一列五、六十級隨著山坡地形參差而上的石階。兩旁綠樹筆直向天,石階盡頭立著一座3-4米高的簡單木頭鳥居。鳥居線條結構簡單,未上漆的木頭沈積了無數歲月的痕跡,褪成近乎灰黑色還帶著斑駁的木裂,在一片綠鬱的樹林裡,突出而令人覺得異常沈穩。
登上了石階最上層,穿過鳥居,眼前是一座簡單的小神社。神社四周被一片茂密的樹林緊緊包圍著,彷若是從一片樹林裡強行劈出一片空間來蓋這神社。木造的神社蓋著厚重的茅草屋頂,地上參差鋪著一些石板塊。沒有雜草的泥土地,平坦乾淨,顯然是一直有人在照顧整理。

15586b70a0c75d-神社1_jpg.jpg 
神社前有兩隻石雕狛犬,石頭上斑斑駁駁看起來年代久遠。
程雲走的快,上前摸著
狛犬向後面走上來的人說道:
「這兩隻狛犬形狀刻的有些不太一樣,頭上還有長角。」
江燁也走上來仔細的繞了一圈,「哦」了一聲後點點頭,在石雕身上邊指邊說:
「雖然看起來跟狛犬有些像,但你們看這兩座石雕,腳上有雲紋這是麒麟腳,身體兩側還刻著翅膀。頭頸部刻有鱗片紋,所以頭部應該是龍頭或蛇首。兩隻屁 股沒尾也沒肛門。所以這
不是日本的狛犬,我覺得應該是中國的靈獸「貔貅」。菊池教授您認為如何?
菊池急忙點頭應聲:「我也覺得這不是
狛犬,江教授您見解的是。我們日本神社除了狛犬外,也有猪、龍、狐、狼、河童、牛、貓的,但是沒有聽說有貔貅。貔貅是中國神話的祥獸,會出現在日本神社前倒是很特別的。」
江燁一面繼續說,一面難掩興奮的臉色:
「左邊獨角的是公的,叫貔,右邊雙角的是母的,叫貅。但是我認為這兩隻石雕不是在日本雕刻的,它們應該是來自中國,而且我認為很可能還是中國秦朝的東西。」
「秦朝的東西?」江燁一語驚人,大家不太置信的看著江燁,每個人心中都打了一個大問號,這牛皮吹的這麼大,又沒儀器鑑定,如何這樣就可以看出這石雕是秦朝遺物?
江燁得意的繼續在石雕上指指點點:
「貔貅是中國古代神話中的神獸,龍頭馬身麟腳,會飛。在天上負責的巡視工作,因為沒肛門,可以吞萬物而不泄。古代方士都帶著它拿來當作避邪化煞的吉物。秦之前的貔貅是沒有尾巴的,漢代以後才開始有尾。而這兩隻龍頭簡樸,接近於蛇,這跟秦之前的龍也較符合。現代我們所熟悉的龍型是漢唐之後逐漸發展的,在秦代,龍跟蛇是很像的。根據這幾點,我認為這是有人在秦朝時雕刻出來的石雕。」
羽田安彥點點頭道:「沒想到江教授的見解也是這樣。」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野犬的春夢

野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Rosa
  • 前年到日本東北旅遊時,導遊也說了日本夫妻神祖「伊邪那岐命」和「伊邪那美命」聽來讓人有些難受的故事,也許日本人堅持「唯美」的文化可以解釋吧?不過還真忘了跟十和田湖或田澤湖有甚麼關係。
  • 十和田神社是有供奉「伊邪那岐命」和「伊邪那美命」,和從他眼裡出生的天照大神。其實日本神話故事的情事,幾乎都是很強烈的愛恨分明,「唯美」的感覺不太在那裡。只是黃泉的那個故事,跟我們讀過的許多「回頭」的故事一樣,因遺憾而有殘缺美吧。

    野犬 於 2016/07/04 21:18 回覆

  • 悄悄話
  • 橙光
  • 羽田安彥這角色有意思
    從貔貅的門道看到作者的博學^_^
  • 羽田安彥是主角。
    貔貅這個看起來很有學問,其實寫小說是倒的發展的,先設定一個情況,再找資料套進去,讀者就會覺得很神奇。偵探小說是用的最透徹的。所以我沒有很博學,都是GOOGLE幫忙,再加上自己再添些調味。

    野犬 於 2016/07/25 23: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