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782c30b4272-IMG_4138_JPG.jpg  

   日本有三個幕府時代,第一個幕府就是鎌倉幕府(1185~1333年)。鎌倉距離東京很近,各種交通方式都大約一個小時就可以到達。
來過日本的人,大都聽過源家、平家或是「源平大戰」之類的故事,這鎌倉幕府就是源家打敗平家後由源賴朝建立的幕府將軍王朝。

「八幡神」從奈良時代就是日本天皇的祖神。「宇佐、石清水、鶴岡」是日本日本三大八幡。在鎌倉的八幡宮規模較小,不過依山而建,倒是很有氣勢。
1063年源賴朝的祖先源賴義,把京都的岩清水八幡宮請到了由比濱鶴岡,建立神社鶴岡若宮。1180年源賴朝將神宮遷往現在位址的山邊,1191年八幡宮失火,源賴朝在若宮後方的山上興建本宮,才是現今的八幡神社。不過中間也經過火災和關東大地震,現今的都是經過重建修復的。
153782c28a5661-IMG_0464_edited-1_jpg.jpg  
  不過吸引我的倒不是神宮前兩側長滿櫻花樹的「段葛」。
153782c2b14189-IMG_4086_JPG.jpg 153782c2bd36d4-IMG_4095_JPG.jpg  
也不是小店林立,人潮雜沓的小町通。
153782c2a2ed58-IMG_4082_JPG.jpg  
 更不是已經斷成兩截的千年銀杏。
153783a703feaf-IMG_4135_JPG.jpg  
而是靜靜立在主殿下面的舞殿。
153782c2d342ef-IMG_4130_JPG.jpg  
這舞殿是後來重建的,當年靜御前跳舞的地方早在1191年就燒掉了。雖然地方是新建的,但是廻繞在這裡的悲劇愛情卻是纏綿千年,在日本一直被傳誦著。
平家消滅後,源義經班師回朝,在京都邂逅了白拍子磯禪師之女,兩人一見鍾情,源義經就納之為妾,就是「靜御前」。
後來哥哥源賴朝開始追殺弟弟源義經,義經逃到吉野山時,大雪封山,已有三個月的身孕的靜御前實在不適合長途跋涉,於是在吉野山上就上演了一段纏綿悱惻令人心酸的霸王別姬。

153782c29749e8-IMG_3854_JPG.jpg  
靜御前在吉野山與義經失散後,隨行家僕搶了財物將她遺棄在山裡,後來被山僧捕獲後送到鎌倉
隔年4月源賴朝強迫已有7個月身孕的靜御前在祭典上跳舞。
那時靜御前唱了
和歌兩首,聲態絕妙,眾皆感愴。
153782c27e1da0-img_0_jpg.jpg  

 「しずやしず しずの苧環繰り返し
      昔を今になすよしもがな
一尺の布は 猶縫うべし
況や是れ 繰車 百尺の縷」

「吉野山みねの白雪ふみわけて
      入りにし人の跡ぞ恋しき
回波回らず 阿哥の心
南山の雪 終古えに深し」

把它寫成中國七言大約如是:
「唧唧苧麻反復繞,
但願昔日變今朝,
一尺之布猶可縫,
何況今有百尺袍。」
 
「吉野山嶺踏白雪,
人入山中足跡滅,
回首不見阿哥心,
南山深雪層層疊。」

 
第一首是唱給源賴朝聽的,一尺之布的典故來自中國漢孝文帝,對兄弟淮南王不能相容而殺之。民間作歌諷喻:「一尺布,尚可縫;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意思是窮困的時候,一尺布還可以縫制衣服兄弟合穿,只有一斗栗時,還可以舂磨了一起合吃,等到有了天下之大,卻兄弟不能相容。
這和歌的大意也差不多是這樣:織布機唧唧復唧唧的織著,織布機上的苧麻的反覆的纏繞著,真希望昔日的時光能夠倒轉至今日。以前落難的時候,一尺布還可以縫制衣服兄弟合穿,更何況現在都已經有了百尺的布了。
第二首是唱出與義經在吉野山失散後的思念。
其中「回首不見阿哥心」,有人認為是雙關語,阿哥也是指身為哥哥的源賴朝。靜御前還是期待源賴朝的心能夠迴轉不要再追殺義經了。
這兩首當然引來源賴朝的不悅,
賴朝不懌曰:「咄哉此女子!今日神前奏歌舞,應頌關東萬歲,而反慕叛人!歌離別曲何耶?」
還好同為女人也受過戰敗流離之苦的源賴朝妻子北條政子在一旁說情才能免禍。
日本很流行將敗將女眷納為己有,像靜御前這種美女豈沒有動非份之心的人。
某天源賴朝的一些大將就到靜御前的住所喝酒,讓靜御前母女伺酒。其中梶原景茂就乘醉以微辭挑靜,靜御前大哭嚴詞以對,大意是「義經和賴朝是兄弟,我是他的侍妾,你如何有這種男女非分之想。如果義經還在,你們那能像今日這樣見我?」才免了一些豬哥的非份念頭。
隔了三個月,靜御前生下男孩,在源賴朝「男殺女留」的命令下,就被丟棄在海裡了。
至於靜御前後來的結局日本正史沒有記載,傳言大抵是回到京都鬱鬱而終。 
「義經與靜」是日本人很喜歡的故事,源賴朝汲汲營營雖然開創第一個幕府,但源家王朝只不過維持短短34年,反而義經深得日本人同情和喜愛,歌舞伎、謠曲、大河劇、小說、漫畫不停傳誦。不過當事男女主角如果能夠選擇,應該還是會喜歡兩情相悅終老,而不是這種千年虛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野犬的春夢

野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sarychain
  • 野犬在行前就已經知道這「義經與靜」的淒美故事了吧!懷著嚮往又帶悲憫的心情走
    在古人唱過悲喜的歷史場域,也許也化身成當年觀舞心愴的一人了!

    上個月聽了一場演講,日本的古今和歌集裡只詠頌對櫻花含苞時的期待與謝後的蒼
    涼,而無盛開時之讚嘆。真的就如野犬所說,長留詩歌及人們心中的常是淒美不全的
    悲劇。只是對當事人而言,千年之傳終比不過一時之聚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